• 第十五章 死复生欲海从此出淫后(1/8)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耳边风声猎猎作响骆冰两眼闭父、丈、余鱼同、章、蒋四、红会弟兄各种不同的脸孔像走马灯似的飞在脑中闪现到最后只剩一片空白

          此时亡的恐惧感开始爬心越来越强烈强烈得整个心都揪了起来胃一阵阵的骆冰困难的睁开双眼强风猛烈的像要把眼帘掀翻起来汹涌澎湃的河在眼中不断的扩接近山壁模糊的山藤印瞳孔两手不自觉的向前抓

          突然!手里一阵火急剧一顿浑骨节好像要震散开来一般手自然一松又往直落心里暗呼:“完了!哥!我们来世再会吧!”然后只感道部一呼吸停顿来立时昏了过去

          廖庆山料不到骆冰求的心志那么坚决但是在骆冰纵跃崖时他也毫不犹豫的跟着一跃而心里声的在呐喊着:“我不能让她!我不能没有她!失去了她继续活着有什么意思!?”

          好个廖庆山在要关使出了浑的真本事只见他在跃时已一手虚山藤足尖往山壁一点形疾若流星的向坠落在前的骆冰追去眼看都只差那一臂之遥突然骆冰的形一顿手抓住了一山藤却又立时松开继续往落去

          但是有这一煞那的停滞足够了!廖庆山已然赶到探手一把住骆冰的纤手指如钳的抓住山藤两脚往石壁一蹬两荡起老高也化减了墬的量此时手中所的山藤已不足一尺真是险到了极点这一切真可谓“说时迟那时”廖庆山定两形后凝神定开始攀崖虽然手里抱着一个依然矫若山猿怪手仙猿果非得虚名

          骆冰茫然地睁开双眼发现自己正蜷伏在廖庆山怀里全依旧赤的的肌肤直接接触到对方温暖的温和心跳声让她感到无比的适、安全眼角不由又沁出了泪无限委屈的噎道:“你为什么要救我?”

          凡寻之在鬼门关一度来回之后再求的意志已然非常薄弱骆冰的况就是如此她现在弱的像一个无助的孩

          廖庆山动的将骆冰的在前脸颊在骆冰的鬓边摩搓着手掌温柔的在露的手臂和背脊来回的说道:“冰!红会的鸳鸯刀骆冰刚才已经坠崖了从现在起你是我廖庆海在世最挚的伴侣我一定会好好待你的你不要再做傻事了!”

          骆冰惊讶的抬起来问道:“廖庆海?那廖寨主是”

          “不错!廖庆山是我一同胞的哥!”接着廖庆海娓娓说出一段故事来:

          原来这廖庆海和那怪手仙猿是双胞兄弟两尾出生从无论在面孔、型、声音都一模一样连父都无法区分唯一的差别在廖庆海的顶和阴茎各长有一颗红痣

          在他五岁时他的师父“消遥羽士”秦无非路经他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