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部分(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祝愿副总经理新年快乐,大吉大利。”

          “哥哥,你能想起我这个唯一的妹妹吗。一年了,电话也该来一个。太狠心了。”

          “来,干杯,我们的愿望都能实现。”

          “干杯!”“干杯!”

          “赵飞扬。你妈妈怎回事,过年也不回家。你是她亲儿子吗?”曹文秀问赵飞扬。

          “赵飞扬是抱来的,肯定是。”李建设打击他。

          “我自己也怀疑,沈冰是她亲女儿。冰儿走后,她一碗面条都没为我煮过,有这样的亲妈吗?心狠手辣的老太太,不愧是打过仗的女人。”

          赵飞扬对老太太一肚子不满。可他对老太太一点办法也没有,老太太是离休干部,养老金用不完。想去哪去哪,招呼也不打。

          第二年,到了腊月初,赵飞扬回家给老太太的花草浇水,打开房门,就听见老太太在唱京剧。赵飞扬惊喜万分,忙小跑进屋,顺着声音,在小院子里找到了她。她正在挂装的香肠。

          “妈。您什么时候回来的?您还好吗?”

          老太太回过头,笑呵呵的说:“昨天回来的,我的花一盆没死,做的不错。”

          老太太的精神头很好,脸色红润,衣服也换了高档次,大方高雅。出去生活的不错,年轻了许多。

          “妈。我们中午去外边吃。您想吃什么,我们就吃什么。”

          “我买回来菜了,我待会给你做饭吃。你过得怎样?交女朋友了?”

          “我等冰儿回来,您也知道,我对别的女人,过敏。”

          “活该。现在后悔了?”

          “妈。我来挂。”赵飞扬接过母亲手里的活,老太太至少装有二十几公斤的香肠,一边还有几十公斤爆腌猪r,买这么多东西做什么?赵飞扬开始怀疑自己的母亲。

          第二天下午,单位发了两袋巧克力奶糖,赵飞扬给老太太送来。

          下午三点左右,赵飞扬停好车,下车看见母亲和两位院子里的老太太,在花园里晒太阳背朝着飞扬的方向。

          赵飞扬走过去,看见,母亲拉着自己的棉裤在向一个老太太炫耀,另一个老太太在低头看一样东西。

          因为年纪大,大家的耳力都不好,她们说话的声音很大。听见她们的谈话,赵飞扬到嘴边喊妈声咽回去了,脸色大变。站在一大株冬青树盆景后面,小心的偷听。

          “你看。波司登的,我的棉鞋是北京布鞋。那孩子知道我喜欢北京布鞋,给我买的单布鞋就有4双。我的毛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