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42 部分(1/9)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问你多久?!罗嗦什么!”

          那晴嬷嬷久未见皇上爆怒,一惊之下便跪倒于地还算顺溜地回道:“已是四个月了。”再无敢言。

          听了室外的对话,宁芳心神虽好过了太半却尤未能疏。对于已然打发了老嬷嬷蹲在自个儿脚边的小三也是爱理不理。

          “……都是你未回宫前的事……本该第一时间告诉你……可怕你心里不舒服……”

          宁芳睁眸去看他,见了他瞳里的恐惶与可怜,剩余的那点子火气也散了:“宜主子?——”

          “宜嫔,一个月前被诊出了身孕。”

          玄烨没有错过宁芳眉间的一抹愁动。把了双掌紧握着她的双手。

          是女人都渴望有自己的孩子吧。可他的宁芳——终生未会有此权利,却要一次次看着别的女人怀有他的孩子。

          只这么想着,玄烨便不能自抑地替她痛。

          大掌背上最终是落了水儿,顺着两人交结的指缝消失不见,连滑过的水痕亦快速被室内的笼火蒸发。

          宁芳什么也未说,只是紧拥着玄烨的肩头不愿抬首。

          玄烨拥着她,像是可以看见那条眼泪的河流穿过眼前在黑暗里流动,如此寂寞和凄凉。

          纵使拥有天下又如何?亦无法止住心爱之人的泪水和可能的遗憾。

          命运就似一出来吧。”

          今夜接连着出状况,乌雅氏一直抓不到事情的焦点,一时间不知该如何答复。皇上这是初初试探还是已经知道了什么?

          再不想同她费时下去:“乌雅氏,朕给的机会只此一次,朕给你的时间也只在此时……”见她犹在疑虑,不快更盛,“你怎么入宫的,怎么的吗?”

          纳兰性德见纳喇氏显显地不耐,那曾是最叫他不能放手的妥协,可现在,在十六年后,当大家已经退了青涩历经了几何,那曾经困绕自己的心魔却早已变了模样。

          “娘娘,皇上正等着召见微臣,请恕微臣失理。”

          纳喇氏见她的冬哥表兄决然而去尽是一步未回头,神经里一根粗悍的东西突然间崩裂了开来,惊得她难以自信。

          直到表兄已去甚远,她才想起此行的目的可不容放过,毕竟再难寻到个可以轻易相见的机会:“表哥——你这是怎么了?”或许是太过震惊到难以接受,纳喇氏的声音里几乎含了哭疑,“表哥……你……真的不念惠怡了吗?……难道你也如那些男人般……惠怡不再是你的表妹了吗?……”

          谁也不能污染记忆里曾经最为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