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22 部分阅读(1/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间,二人入坠火海。

          “高青潭!君铭是我的他愿与我同死去,陪我和孩儿高青潭,你输了,君铭是爱我的”

          紫玉失而复得,浑身颤抖:“君铭,君铭”

          唐君铭推开她肩膀,忍着浓烟燎喉,找去床帏方向,把撩开,只见怀着身孕的青潭,手脚被缚,泪流满面。

          他拿开她口中的布,从腰间拿出匕首,割断她手腕上的绳子,背后却结实地挨了下,他顾不得灼痛,再去割她脚腕,紫玉在他背后抡起椅子,哭叫着砸了过来,唐君铭翻身躲,将她推到在地,可与此同时,匕首也不知掉到何处。

          上了床榻上,唐君铭继续解她脚腕绳索,道:“快逃!”

          青潭抚上他脸,浓烟四漫,她呛的咳嗽,断断续续哭道:“君铭君铭来世青潭不愿再遇见你”

          唐君铭手顿,望着她:“为何?”

          青潭已哽咽,难以作声,只是不停垂泪,唐君铭捧起她脸,掐着下巴深吻下来。

          青潭却听声闷哼,抬眼望去,唐君铭背后多了把匕首,而那紫玉凹凸不平的脸上也是泪痕,狂笑不止。

          第69章十年情浅缘已尽

          六七缘分尽赴入空门

          唐君铭是被阵婴儿啼哭惊得睁开眼,但下瞬,仍旧似醒非醒,似梦非梦,只感觉到背部阵撕裂的刺痛。

          陈管事大惊,忙从床榻边起身,却是脸喜色道:“三少爷!您可算醒来了!”

          唐君铭不由得晃神,忆起在那宅院里的火光冲天,与紫玉的番恶斗,眼中刹亮了下,随即转为黯然,带着惊惶,口中念道甚么,忙着下榻。

          三五个在旁轮流伺候的丫头婆子都唤“三少爷”上前拦扶,到底女子力气小,加之唐君铭脸上惨白的阴郁之色,通通被推搡开,还是陈管事在接住他踉跄虚弱的身子。

          “三少爷!”陈管事道,“当心身子,三少爷可知您已昏迷几个时辰?”

          唐君铭皱眉道:“几时辰又如何?青潭青潭,带本少爷见青潭!”

          陈管事沉声劝道:“三少爷大可将心放进肚子里,三少奶奶和小少爷都安然无恙。”

          唐君铭这才转头望他,时不敢妄信。

          “青潭和本少爷的儿子那你更要将带本少爷去见他们!”

          陈管事无法,只好将老太太和大奶奶搬出来道:“三少爷您背上被那紫玉用匕首刺伤,动了心气,已昏迷整整三日,祖奶奶和大奶奶日夜忧心,夜不能寐——”

          陈管事话

          ↑返回顶部↑

          目录